用户名密码 太空模具网  | 宇宙五金网 | 星星电子网| 银河汽车网 | 人才频道 | 技术休闲
 
 
数控系统 变频器 软件 伺服系统
机床附件 仪器仪表 机床刀夹具
拉床 锯床
  1. 1
  2. 2
  3. 3
  4. 4
  5. 5
  6. 6
  7. 7
  8. 8
  • 广告三
  • 广告四
  • 广告五
  • 广告五
  • 广告三
  • 广告四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频道 > 商界风云 >
王志东:新浪之殇
来源:21世纪商业评论   发表时间:2012/8/7 16:05:00  浏览次数:
【字体:
 

    2001年,王志东被迫辞去新浪CEO的时候,突然发现自己35年的人生生涯中,每隔七年都要或主动或被迫地“玩没玩过的”。他被迫离开新浪的重要原因之一,就是他想让新浪“玩没玩过的”而引发的巨大冲突。现在看来,他当时想让新浪玩的,就是Web2.0。

  他“玩”Web1.0大获成功,奠定了新浪的基业,但他意识到这种成功的暂时性和脆弱性,他要为新浪开辟新的成长曲线,但此时的新浪已经成功、成型到难以另辟蹊径的程度。带着他未竞的设想,他创办了点击科技公司。五年后的今天,Web2.0早已成为行业的共识,作为“产业先知”的王志东发现,通向Web2.0的路上已经是熙熙攘攘。他现在面临的问题是:如何让点击科技发挥已有的优势并找到差异优势,在已经拥堵的行业中脱颖而出。

  感受“早已发生的未来”

  新浪初期的成功,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它对产业脉搏的正确把握。在创建初期,中国的互联网还处于启蒙和推广阶段,大部分网友属于技术发烧友,当时没有别的网站可去,新浪本身就是最早的网站,所以既是起点站也是终点站,只能做大而全的综合网站。之后,我认为新浪可以担当一个面对社会主流人群的“媒体”的角色,于是开始启动网络新闻,使其成为真正的“媒体”,从而把互联网引入了中国的主流社会。

  到了2000年、2001年,新浪的注册用户有3500万,这样规模的受众体应该是很成熟了。但之后的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。互联网的普及和成熟,使我意识到新浪不可能继续停留在早期的、仅仅以内容为王的层次上,应该从新闻发布网站转向与更多应用领域相结合。

  不过具体怎么应用,在当时还只是一种直觉。但几个现象对我触动很大。一个是那时消费者成熟了,需求开始多样化,光看新闻是不够了,靠单一厂家提供所有内容也不现实。第二个方面,就是从技术的发展趋势上看,互联网带宽越来越宽;电脑的处理能力越来越强。到2001年,很多技术都突破了,很多应用都可以数字化了,所以有人提出,网络、通讯和软件,这三个技术肯定要融合了。而这个技术融合,当时像IBM、英特尔这样一些大牌公司都在谈论。

  之后我们看到的是有了互联网之后,时间和空间的距离越来越小了。在2000年、2001年,很热的事情就是全球经济一体化。这个时候必定要依赖于信息沟通,沟通必须依靠网络。而网络的应用会使电子商务和大家的生活、工作都涉及进来。这时我们看到了协同商务、协同制造、协同办公和协同管理,一系列的东西自然形成。再往深点思考,由于网络普及,大家的素质都高了,每个人都有制造内容或创作网站的能力,这种能力通过网络就可以形成一种协同。就是这些综合因素使我们意识到了产业发展的大体方向,用德鲁克的话说,我们“用自己的皮肤去感受”了这个产业的发展。

  因为这些感觉,我那时试图在新浪启动协同。但当时,新浪已经是上市公司了。公司上市,意味着你的商业模式在华尔街也就被定型了,这个时候如果你要想转型,在金融上的风险非常大。在新浪内部也已经形成了特定的商业模式,人员架构已经固定,技术在新浪已经逐步蜕变成后台的技术支持,因此只关注如何把发布系统做好,如何把应用的程序能力做好。在这种情况下,再去启动一个队伍,做一些新的概念就很难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看到,很多新的技术领域和商业模式不是在大公司里形成的。因为大公司已经有一个定式了,而且它的企业文化、价值观、管理模型和人才结构等等都已经成型。所以,IBM自己不能变成微软,微软也不能变成雅虎、变成Google。

  后来我觉得还是不要赋予新浪过多的责任,让它做好本分就不错了。当时我离开新浪前最想做的一个事情,就是把新浪拆了。新浪的大而全不利于后市发展,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需要分工。当时我提出设想,就是把新浪至少一分为三,从按区域划分的横向平台转向专业化垂直划分。比如说是新浪媒体,增值服务,然后是娱乐等等。如果这样走,新浪的臃肿结构被拆开,每一块就都变成很专业的领域。今天回过头来看,如果当时新浪成功实施这个战略,很可能就是产业巨无霸。也许它拆出一个游戏公司就可以做盛大,拆出一个搜索公司就可以做百度。

  这个设想,后来推动起来阻力非常大,因为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问题,也导致一些原本支持我的人反对我。还有就是跟当时华尔街投资的主流想法不符,华尔街主流想法是要“合”,认为当时泡沫时期,大家应该抱着一起取暖,怎么还能够分呢?

  改革无法实施,不过这倒也好,给了点击一个机会,给了百度一个机会,也给了盛大一个机会。

  当“未来”已成现实

  离开新浪之后,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来想自己最适合干什么。一个月后,我下定决心要实现从1996年就在考虑的一个“梦想”,也是在新浪没能实现的梦想——怎么把软件、网络和通讯结合成一个可应用的软件平台,我认为这方面有很强的客户需求。这就是现在点击科技正在做的业务——协同软件。

  用今天的眼光再回过头来看,那时候我们要做的协同技术开发就是现下最时髦的说法Web2.0。去年,我们把协同技术重新打包推出Lava-Lava,进入个人市场。有很多业内人士,包括一些来自资本界的朋友不无惊讶:“志东,你也进入Web2.0市场啦?”其实,我还是在做协同,Web2.0中最重要的一块就是社区中心化,这跟我们的协同技术非常吻合,其实就是一个概念。这个概念运用在企业管理层面我们叫协同,协同管理,协同商务等等,这些概念在企业里比较容易被接受。在个人市场就叫Web2.0,其实从相应的技术到产品的形式和理念都是一样的,只是戴了不同的帽子。比如第一是通讯网络和软件的结合;第二是都很强调个体的联合和资源的整合,是一种社区中心化、部落化的模式。在这个社区或部落里面,每个人既是内容的组织者、网络资源的贡献者,同时又是消费者。

  但是现在和六年前的环境相比已经发生了变化。当年做协同等于做互联网的先锋技术,但现在,这种技术已经成为主流,就市场先机而言,我们已经晚了不止一步。要想获得独特的竞争力,我们需要选择自己的存活方式,做得与众不同。

  山顶和山腰,是我们对产品定位的一个形象化描述。如果把一个企业的定位看作一个山头,就像金字塔一样,从高到低,意味着从高端定位到低端定位。最高端的客户量很少,但每一笔的业务量都很大,实施环节很多,产品的通用性很弱。越往下走,就意味着产品通用性越强,客户量越大,最低端的就比如微软的Windows。

  根据我们的实际资源以及我自己的喜好,我的决定是往低端走,把协同应用高端的部分逐渐放弃,转给合作伙伴,我们转下去做相对通用的协同平台。打个比方,我爬到山顶上卖水,价格肯定可以卖高些,因为那么高背上来的,可是买的用户少,也不可能两个山顶都做。但如果我在山腰上建一个店,不管你是此山还是彼山都得经过我这里,我卖的水自然就多。

  这个山腰就是我们要搭建的一个开放平台,这种平台合作、开放接口让用户有了个性定制的选择。从这个山腰出发,可以到达任何一个山顶。也就是说,从这个平台出发,既可以通向协同企业版,也可以通向个人版。

  所以,通用性是我们的基本功。首先一点我们必须保证极速通融,保证在各个网络环境下都能用。方便、快捷,这是真功夫。现在Lava-Lava的文件传输速度比谁都要快,语音通讯清晰至少达到Skype的水准,视频流畅保证5人视频会议。此外,我们还会输入很多后续技术。

 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推动一个标准。我对顾客有两个要求,一是要求告知他们的消费者这是我们的版权,是Lava Inside或者是Lava Family,将来我们有升级的权利,这样我们可以提供各种增值业务。这些用户也有可能会升级到我们的企业版(这是要交钱的)。第二个就是保证我们的用户是互联互通,相当于我们所有的合作伙伴为我们的产品开发了个性化版本。有些用户会追加新功能,当然这个增值功能也可以是产业链中的其他提供商去做。

最新新闻
热点新闻
相关主题    Related Subjects
 王志军:加快推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  上海政协副主席王志雄一行赴小i机器人考  创维新掌门上任:80后“新生代”王志国
 人事调整:王志国执掌创维彩电 林劲掌舵  王志刚:新常态与财政政策之锚  科技部党组书记、副部长王志刚莅临秦川视
 王志良:物联网浪潮来了 中国必须抢占先  王志刚:中电科技集团要做强军富国“主力  点击科技总裁王志东:机会 永远存在
 王志华:讲述电子“芯”事  王志翔:风云际会期 亦正荣耀时  王志东:新浪之殇
 “指点江山”的人——王志纲  酋长王志东  揭秘王志老婆创业史:曾在日本刷过厕所
 德国威巴克公司威巴克(上海)贸易有限公  王志勇:现代化乳品工厂的自动化流程控制  王志敏:一场腥风血雨的创业历程
 王志东:兼容并包不应是空话  王志东创业 掌握控制权
数控机床网   关于本网 -服务中心-投稿信箱- 联系我们-使用帮助-投诉举报-会员服务区-实用数据-友情链接
Copyright©2003-2022 数控机床网 www.c-cnc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 苏ICP备19048555号 Powered by Junh.INC.
客户服务热线: 958509424 dejicnc789